• <strong id="hg9ns"></strong>

    <dd id="hg9ns"><track id="hg9ns"></track></dd>

    <button id="hg9ns"><acronym id="hg9ns"><kbd id="hg9ns"></kbd></acronym></button>

    <dd id="hg9ns"><big id="hg9ns"></big></dd>
    <rp id="hg9ns"><acronym id="hg9ns"><u id="hg9ns"></u></acronym></rp>
  • 
    
  • <legend id="hg9ns"><noscript id="hg9ns"></noscript></legend>
    <progress id="hg9ns"></progress>
    ???

    煤制乙二醇内外交困腹背受敌

    2020-04-01 13:36:52 来源:中国化工报 字号:T | T | T

    导言:受累于国际原油价格下挫,3月27日,乙二醇期货2005合约收盘至3162元/吨,再次刷新历史最低值;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下游纺织服装出口受阻拖累聚酯产业需求下降,加剧了乙二醇供需矛盾。两方夹击之下,国内煤制乙二醇行业已内外交困、腹背受敌。

    原油价格大幅下挫 下游需求全面萎缩

    受累于国际原油价格下挫,3月27日,乙二醇期货2005合约收盘至3162元/吨,再次刷新历史最低值;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下游纺织服装出口受阻拖累聚酯产业需求下降,加剧了乙二醇供需矛盾。两方夹击之下,国内煤制乙二醇行业已内外交困、腹背受敌。

    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大流行,使刚刚从国内延迟复产复工冲击中走出来的纺织外贸企业又遭受第二波打击。因国外疫情防控导致的延迟消费、订单搁置或取消,让许多企业刚开工即按下“暂停键”。位于绍兴柯桥的中国轻纺城开业已半月,但人流量只有疫情前的一成。当地行业调查显示,有78.4%的纺织企业表示订单在减少,64.8%的企业反映已有订单被客户取消。

    “本来国内疫情已影响到冬春两季的服装销售,而国外疫情蔓延又导致外贸订单大量取消,让四五月份的纺织行业旺季成了泡影。”浙江乔治白服饰有限公司业务经理张荣金表示,我国对三大贸易伙伴欧盟、美国、东盟的纺织服装出口占比都高达17~18%,目前这三方的出口受阻可能会影响30%~50%的短期出口订单量。

    “纺织品出口退单增加导致聚酯库存持续上升,尤其是涤纶长丝库存更高。”中宇资讯分析师安光介绍说,目前江浙主要厂家涤纶长丝库存已上涨至30天左右。

    据了解,我国2019年聚酯产量为5025万吨,2019年出口量755万吨,占当年产量的15%,对乙二醇的需求量占乙二醇下游总需求量的95%左右。在聚酯几个主要品种排名前五的出口国中,疫情影响较大的国家主要是韩国和美国,受影响较大的品种包括工业丝、短纤和长丝品种。随着疫情蔓延,欧洲多国升级防控措施,国内出口渠道进一步受阻。国内聚酯行业龙头恒逸石化、三房巷去年有30%的产品用于出口,但今年出口订单明显不如往年,并且已有外国客户毁单。

    纺织服装和聚酯产品出口受阻已影响到相关行业开工率,目前聚酯行业开工率82.17%,为其提供原料的乙二醇行业开工率则降至68.82%。

    此外,近期国际油价崩盘式下挫也拖累乙二醇期货加速下跌。3月27日,乙二醇2005合约收盘至3162元/吨,较上周五下跌13.74%,较春节前下跌32.72%。同日,利华益乙二醇优级品出厂价执行3050元/吨,较前一日下调100元/吨。

    “随着油价暴跌,乙二醇不同路径在行业成本曲线的相对位置也在发生变化。”东方证券分析师赵辰指出,国内煤制乙二醇的盈亏平衡线在4000元/吨左右,对应油价为50美元/桶。而截至3月27日,布伦特原油已降至27.21美元/桶。当前油价下煤制乙二醇产能都成为边际产能,已陷入全行业亏损。

    “下游需求不振,叠加石油价格下跌,给乙二醇销售也带来巨大压力。”山东华鲁恒升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营销公司副总经理白国华表示,该公司在业内具有较强的成本竞争力,但目前价格已跌破行业成本价,倒逼企业内部挖潜降低成本,以应对当前挑战。

    宁波富德能源有限公司负责人则表示,在当前环境下,公司考虑的是避免在乙二醇产品上的直接价格竞争,转而通过技术改造提升环氧乙烷产能以求得相对平衡。

    河南、天津、新疆等地多家煤制乙二醇企业近日也表示,将择机检修以减少当前亏损。隆众资讯分析认为,受原油价格和下游需求的双重挤压,煤制乙二醇装置检修将逐步增多,且会持续较长时间。

    相关链接

    乙二醇供求矛盾加剧

    在上游价格挤压、下游需求不振的两难困局下,国内煤制乙二醇行业还要面临产能激增、低价石油基乙二醇的冲击。研究机构测算,到今年年底国内将再新增500万吨乙二醇产能,其增速已超过聚酯,尤其是炼化一体化大趋势更是降低了下游对外采购乙二醇的热情,导致煤基乙二醇的亏损面会继续加大。

    根据Wind、方正中期期货研究院数据,2019年国内乙二醇总产量为765.2万吨,其中煤制乙二醇294.7万吨,乙烯制乙二醇470.5万吨。今年以来,随着荣信化工二期40万吨/年、恒力石化180万吨/年、浙江石化75万吨/年等乙二醇装置全面投产,乙二醇供应整体呈增加态势。目前,湖北三宁、渭化彬州、内蒙古辉腾能化、陕煤榆林化学等在建乙二醇项目仍在衔枚疾进,安徽佑顺、久泰能源等企业还在立项入局。

    此外,由于国外乙烯制乙二醇成本低廉,具有明显的价格优势,去年进口量高达994.7万吨。而随着国际原油价格的持续下滑,国外石油路线的乙二醇成本优势将更为明显,会继续冲击国内市场。

    根据生意社的跟踪数据,截至3月26日,华东主港乙二醇库存已达105.45万吨,库存继续攀升?;诘比赵图鄹竦难侵抟叶?005主力合约(CFR中国)已降至392美元/吨,折合人民币只有2780元/吨,这一价格对煤制乙二醇整个行业来说无益于“雪上加霜”。

    【责任编辑/选稿人:hrh】

    本文为化工热线(chemol.net)编译整理,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合作伙伴

    会展信息

    免费电影院